招商期貨 |  招商致遠資本 |  招商投資 |  招商證券香港 |  English 官方微博 軟件下載 登錄web交易 專家在線 財管計劃 理財超市 網上招聘 營業網點實時行情

區塊鏈是化解征信市場難題一劑良方

中國證券報

2019年06月22日

  市場對征信行業需求愈發迫切
  
  隨著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中國的信貸市場整體規模也持續快速增長,其中個人信貸業務發展尤為迅猛。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的數據,以信用卡為例,截至2017年末,信用卡已累計發行7.9億張,過去九年間的年均增速為17.4%。自2013年以來,中國的互聯網金融和消費金融的市場規模也迅速擴大。同時期企業信貸規模也在逐年增長,但伴隨著企業信貸規模增長的還有金融機構的不良貸款率。以商業銀行為例,據中國銀保監會發布的數據,中國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由2014年一季度末的1.04%上升到2018年四季度末的1.83%,對應的不良貸款余額升到2.03萬億元。
  
  風控是金融業務的核心之一,而征信作為金融風控的基礎工具,其重要性不必多言。信貸業務規模的不斷增加需要征信體系作為支撐,而新型信貸業務的快速發展以及不良貸款等問題的日益顯現,則對征信體系的完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從全球范圍內來看,征信行業的主要模式大致分為三類,包括政府主導型、市場主導型和會員制。
  
  中國與歐洲大部分國家的征信行業不同,其模式并不以盈利為目的。行業的整體格局是以中國人民銀行為主,民營征信機構為輔。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主導建設了中國征信系統,從各金融機構、企事業單位等采集企業和個人信用信息,建立了企業及個人信用信息集中的檔案庫,并對外提供有條件查詢。
  
  在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等市場主導型國家中,行業的整體格局則是以商業化征信機構為主,這些機構可以對企業或個人信用信息進行采集和數據加工,以產出信用報告并賺取收益。在這種模式中,政府機構的主要作用在于制定征信行業的法律法規,以及監督法律法規的執行。在會員制模式下,行業協會主導建設非盈利的中心化的信用平臺,協會會員上傳己方掌握的企業或個人信用數據至平臺,并可以通過該平臺查詢其他會員機構上傳的信用數據。目前會員制模式的代表國家有日本。
  
  中國人民銀行于1997年開始建設銀行信貸登記咨詢系統,2002年系統建設完畢,并完成“總行-省市-地市”三級覆蓋。2004年到2006年,中國人民銀行將銀行信貸登記咨詢系統改造為企業征信系統,同時建設完成了個人征信系統。
  
  雖然中國人民銀行主導的征信系統已于2006年上線,但對中國整體的征信行業而言,其快速并且規范化地發展卻始于2013年,因為在這一年頒布了《征信業管理條例》和《征信機構管理辦法》,同時中國的互聯網金融行業也已呈現出迅猛發展的潛力。由于企業征信采取備案制,門檻遠低于個人征信業務,于是在2014年,嗅到商機的眾多機構積極地在中國人民銀行各分支機構開展征信備案工作,而等到首張個人征信牌照落地百行征信,已是四年之后的2018年。
  
  由于非盈利、非市場化的定位,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現有數據的覆蓋率比較有限,仍存在許多信用白戶。另外,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對于接入機構的要求比較高,多數非銀金融機構達不到其門檻,無法接入征信系統,造成中國人民銀行征信系統對近年來興起的互聯網金融和消費金融行業缺乏覆蓋的現實。但實際上這些新興金融領域發展時間短、增速快,正處在需要嚴格的風控來支持其平穩發展的階段。這兩年來P2P平臺“暴雷”的事件較多,其中有相當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盲目擴張、風控不嚴導致的,給投資者帶來了損失。同時,由于存在著對數據的巨大渴求,而又缺乏相應的渠道獲取數據,所以部分金融機構被迫從非正規渠道購買數據,但往往此類非正規渠道數據存在質量差、滲水嚴重等問題,無法滿足開展后續數據分析服務的要求。
  
  另外,由于信息不對稱,金融機構無法獲得詳實的中小企業信用信息,導致中小企業長期受到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困擾。如果能夠通過信息的流轉、共享,幫助金融機構建立對中小企業準確的信用畫像,就可以解決中小企業長期面臨的融資問題。
  
  對于新興金融行業內的機構來說,一是自身達不到接入中國人民銀行征信系統的門檻,二是市場上沒有合適的商業化征信機構。因此,可否參照日本的會員制模式,由行業內的各機構共享征信數據呢?答案是,有困難但并非不可能。需要克服的最主要難題就是各機構間一直以來存在的信任問題——各方不愿將己方的數據與他方共享,寧愿將其握在手中,最終導致形成“數據孤島”,使得“多頭借貸”、“騙貸”等欺詐事件和信用違約等失信事件時有發生,不良貸款率居高不下。因此,如果能解決信任問題,打通“數據孤島”,在保證數據所屬方利益的情況下,讓征信數據在金融機構間規范化地流動、共享,并在此基礎上開展大數據分析,以滿足行業多元化、個性化的征信需求,則會成為未來中國征信業的發展方向。
  
  區塊鏈為共享征信提供解決方案
  
  根據工信部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的定義,區塊鏈是使用密碼技術將共識確認的區塊按照順序追加而形成分布式賬本,其本質是分布式賬本、點對點傳輸、共識機制、加密算法等計算機技術的集合:
  
  一是分布式賬本。分布式賬本指的是交易記賬由鏈上的多個節點共同完成,且所有節點記錄的都是同一套完整的賬本,故每個節點都可以參與驗證交易的合法性。
  
  二是點對點傳輸。點對點傳輸指的是鏈上的各個節點間可以直接通信,而無需通過傳統的中心化機構(節點)來進行信息的交互。
  
  三是共識機制。共識機制指的是鏈上所有記賬節點對于認定與驗證交易有效性所共同遵循的規則。
  
  四是加密算法。加密算法指的是密碼學算法,用于保護區塊鏈上數據的隱私安全。
  
  區塊鏈被《經濟學人》雜志定義為“信用機器”,其核心價值在于將相互之間不信任的節點連接在一起實現信任機制的傳遞,并具有不可篡改、可追溯、隱私保護等特性。區塊鏈網絡作為底層架構,可以通過接口與應用層對接,從而實現數據的交互。將區塊鏈應用在共享征信領域,可以達到以下方面的價值提升:
  
  一是加密算法可以實現對數據所屬方的隱私保護,并在保護隱私的前提下,實現數據的匿蹤共享。
  
  各機構以節點身份將數據上傳時,區塊鏈網絡會對其明文數據進行加密,鏈上的數據皆以密文的形式存在,各機構都擁有各不相同的私鑰,私鑰可允許機構對自己的數據進行增、刪、改、查,在沒有獲得所屬方授權的情況下,機構是無法對他方的數據進行查看或其他操作的,保證機構的數據隱私不被侵犯。利用加密算法,還可以精確、靈活地實現信息的共享。例如,當鏈上的機構想要查看其他參與方的明文數據時,可向其他參與方發起解密授權的申請,該數據所屬方可根據情況對其進行解密授權,授權顆粒度可達到字段級別,同時也可以按照時間段或者業務角色進行授權。
  
  另外,使用加密算法的零知識證明技術則可實現密文狀態下的信息驗證,其指的是交易參與方可以在無法對密文解密的前提下,對第三方交易密文進行驗證。也即,零知識證明可以使證明者在不向驗證者提供任何被證明信息的情況下,使驗證者相信關于被證明信息的論斷是正確的。使用零知識證明,可以使得鏈上各參與方在無需公開己方明文數據的情況下,即可將基于該征信數據的信息共享給他方。
  
  二是區塊鏈可以保證征信數據的不可篡改性以及可追溯性。鏈上各金融機構作為節點共同參與記賬,且各節點的賬本有且唯一,可有效防止對征信數據的篡改。同時,數據上傳時帶有時間戳,并記錄在區塊中,而各區塊只能按照順序追加的方式相互連接,使得數據可以追溯,提高了機構或個人的違約成本。
  
  三是當節點對網絡做出貢獻時,區塊鏈可自動對其實現激勵。當各金融機構將其所擁有的征信數據上傳至區塊鏈網絡后,其他參與方若查詢命中該數據,則對數據所有方進行激勵,從而鼓勵各機構積極共享、更新數據。
  
  四是通過共識機制,區塊鏈網絡可在不同機構的數據庫間實現數據共享維度上的統一。在征信場景中,尤其是互聯網金融、消費金融等領域,尚未有關于征信數據的行業性標準出現,各機構對于征信數據的分類與管理存在差異,而共識機制可以保證數據共享維度上的一致性。
  
  五是當節點對網絡做出貢獻時,區塊鏈可在沒有中心化后臺的情況下,利用智能合約實現自動化、公平化的激勵機制。當各金融機構將其所擁有的征信數據上傳至區塊鏈網絡后,其他參與方若查詢命中該數據,則對數據所有方進行激勵,從而鼓勵各機構積極共享、更新數據。
  
  六是區塊鏈網絡可保證信息的安全性。由于網絡中存在多個分布式節點,當其中部分節點出現故障時,剩余節點仍可正常運轉,信息交互可以不被中斷。當節點故障排除后,其余節點可將其記賬賬本復制給該故障節點,從而保障后續其仍可正常參與記賬。
  
  七是區塊鏈網絡擁有極高的可擴展性。各機構可以節點的身份參與到該區塊鏈網絡中來,并用API端口對接的方式將己方的應用層接入區塊鏈底層,方式靈活,易于滿足細分行業中征信數據的共享需求。
  
  所以,在細分金融行業領域內部,各金融機構可以共同設立一條聯盟鏈,以區塊鏈獨立節點的身份和API對接的方式加密共享己方數據,查詢他方信息。由于各方的數據在鏈上都是加密存儲的,他方僅可通過零知識證明的方式進行匿蹤查詢,理論上并不存在違規泄露客戶數據的問題,同時也能保證數據所屬方的商業機密。此外,該聯盟鏈內部可以設計和遵循“誰貢獻,誰受益”的原則,保證數據所屬方的利益,幫助各機構共同實現風險的洞察與預警。
  
  通過上述方式,解決了機構共享數據意愿差、更新慢和人工采集信息耗時長、成本高的問題,降低了接入門檻,使得數據來源的維度得以豐富,且各行業平臺還可以根據本行業的特定需求,定制化的開發大數據分析功能,靈活地滿足機構對于風控的要求。目前,市場上已有金融機構陸續開始落地區塊鏈共享征信場景下的應用。
  
  探索多維度數據互聯互通
  
  盡管征信行業的市場需求旺盛,但《征信業管理條例》中對于信息主體的權益保護也有著明確的規定,如“采集信息應當經信息主體本人同意,未經本人同意不得采集”、“信息提供者向征信機構提供個人不良信息,應當事先告知信息主體本人”。今年5月底發布的《數據安全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也明確了網絡運營者收集個人信息、數據收集處理應用的細則,比如網絡運營者不得在服務方面采取歧視行為,或者以默認授權、功能捆綁等形式,強迫、誤導個人,使其同意授權收集個人信息。
  
  如何在保證合法合規的情況下,在機構間通過區塊鏈底層網絡的形式共享征信數據是各企業需要與監管部門去共同探索的,數字證書(CA)則是其中一種可能的解決方案。
  
  另外,目前已落地區塊鏈共享征信應用的數據主要還是集中在黑名單共享上,但實際上各機構還可以通過區塊鏈底層網絡交互更多維度的數據信息。比如近年提出的“銀稅互動”政策,就是以國稅部門的權威涉稅信息作為參考,幫助中小企業解決“融資難”問題,而區塊鏈則可以實現政府機構與金融機構應用層間的打通,并為二者間的數據互通帶來隱私保護、加密共享、傳輸效率等方面的價值提升。同樣的,電力公司也擁有企業的電力數據,也可以作為另一種權威信息來協助中小企業獲得貸款。電力公司與金融機構的應用層間的數據交互也會涉及到類似的問題,區塊鏈同樣也提供了一種非常合適的解決方案。
  
  信用是整個金融行業的基石,征信市場的完備程度直接關系到企業,尤其是貢獻了大部分就業體量的中小企業的融資狀況,也關系到了金融機構的成本與風險,乃至社會效益總和的提升。而除征信數據以外,機構間是否還能通過區塊鏈底層網絡進行更多維度的數據交互,再進一步促進風控能力的提升,效率的提高或業務的拓展,也是未來值得探索的方向。
  
  日前,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信用是市場主體安身立命之本。加強信用監管是基礎,是健全市場體系的關鍵,可以有效提升監管效能、維護公平競爭、降低市場交易成本。
  
  筆者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在北京、上海、廣東、山東等數十家分支機構的網站信息整理發現,自2013年《征信業管理條例》發布至今,獲得企業征信備案許可的機構數量超過130家,但其中已有20家左右的機構因業務調整或長期未實質性開展征信業務,已經注銷了相應資質。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提出的明確要求,以及中國人民銀行重啟企業征信備案通道的舉動,都意味著中國的征信市場可能在監管的助力下,進入快速、規范發展的道路。

【免責聲明】

在作者所知情的范圍內,本機構、本人以及財產上的利害關系人與所評價或推薦的證券沒有利害關系。 本機構、本人分析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決策的依據。 本公司不承擔任何投資行為產生的相應后果。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结果